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中心 >

蔡明在B站“二次出道”虚拟直播这门生意有多香

发布时间:蔡明在B站“二次出道”虚拟直播这门生意有多香

  曾经27次登上春晚舞台的蔡明,前几天在B站重新“出道”了。她的新身份,是一个叫“菜菜子Nanako”的虚拟偶像。

  在直播首秀中,蔡明用她本人极具辨识度的声音介绍自己:“我是一个治愈系小萌神,外表萝莉,年龄不明,会温柔地为网友们排忧解难……”

  直播当晚,菜菜子Nanako开播仅25分钟便登上B站直播人气榜第一。同时,用户也迎来狂欢,直播间被“草”(意思是太好笑了)、“我裂开了”、“梦回春晚”、“著名声优”等弹幕不断刷屏。

  据B站介绍,与蔡明老师的合作始于之前一起拍摄的职场代际观察类综艺《花样实习生》,节目中蔡明以实习生的身份进入B站BW部门,与90后同事一起策划举办Bilibili World。当时,为了更好地融入B站,节目组提议蔡明可以尝试幕后工作,甚至可以体验一下虚拟主播。

  蔡明以“菜菜子Nanako”的新形象登陆B站,也让外界再次关注起了虚拟直播。那么,国内虚拟直播发展到了什么阶段,这门生意的市场空间究竟有多大呢?

  2016年12月,一个名为“绊爱”的女孩在YouTube上首次亮相。不同于其他YouTube上的博主,绊爱是通过动作捕捉技术生成的虚拟形象,二次元圈的人称她为“爱酱”。当时,“爱酱”的主要活动形式还是投稿一些有关游戏实况、热门话题类的视频。

  这种新颖的虚拟形式随后越来越受关注,“爱酱”在YouTube上的订阅人数也水涨船高。上线个月,“爱酱”的订阅人数就突破了10万,2017年12月订阅人数突破100万。

  “爱酱”的流行也传到了国内。从2017年2月开始,一些爱好者将“爱酱”在YouTube上的投稿作品搬运到国内的B站上,其中主账号是“AIChannel”。目前,“AIchannel”在B站上积累了超过114万粉丝,在全站虚拟UP主粉丝量排名榜上位列第四。

  2018年是虚拟UP主井喷式发展的一年。作为发源地,日本出现了几家专门推广虚拟UP主的经纪公司,其中包括Ichikara(彩虹社)、ag百家了乐八大技巧,hololive、Unlimited等,直播也逐渐成为虚拟UP主们主要的活动形式。

  当时,彩虹社、hololive几家都推出了虚拟直播App,真人利用iPhone的面部捕捉功能,可以对应到虚拟形象上进行直播。这种工具的推出,一方面大大降低了行业门槛,另一方面也让前期主要做视频的 “绊爱”“辉夜月”等头部虚拟UP,有了直播这个可以与粉丝互动的新渠道。

  同期,日本的很多虚拟UP主也在出海,B站成为他们在中国的首选平台,国内虚拟UP主市场随之被带动起来。这也影响了B站目前的虚拟UP主生态,截至2020年7月22日,B站排名前20的虚拟UP主中,有一半都来自日本。

  B站虚拟主播项目的负责人亢亢告诉36氪,B站上的Vup(虚拟UP主)在2018年也陆续出现了。早期的Vup以视频投稿为主,后来随着直播平台的发展和技术门槛的降低,以直播为主要活动形式的Vup逐渐增加,目前从比例上来看,直播Vup是主流。

  现阶段,全球虚拟UP主(虚拟主播)的数量仍在快速增长。日本userlocal网站的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1月, YouTube上的虚拟UP主已经超过了1万名。国内的话,B站目前是虚拟UP主们活跃的最主要平台。小葫芦的监测数据显示,2020年初至今,B站上每个月约有4000多个虚拟主播开播,过去半年的月均增速都在100%以上。

  以个人为例,如果你想在国内某家平台做一名虚拟主播,大概需要经历以下几步:

  首先,你要为自己设计、定制一个虚拟形象模型,这涉及到构思这个虚拟人物的外形、人设、才艺技能等多个方面。如果你是在B站、YY这样的平台直播,或者是加入了某个公会或MCN机构的话,平台和机构会给你一些形象及人设上的建议。

  有了虚拟形象之后,你就需要通过直播的方式来跟用户互动,共同进行内容创作,逐渐积累起自己的粉丝。直播过程中,平台或机构会给你提供一些基础的虚拟AI软硬件,比如面部捕捉设备、后台管理系统等,以便让你顺利地以虚拟的形象出现在直播间。

  除了日常的直播,平台或机构会围绕你的虚拟形象进行更多内容方面的策划和运营。以B站为例,他们的项目团队会通过制作直播综艺、视频栏目、小剧场、原创音乐、演唱会等形式,为虚拟艺人搭建更多展示自己的舞台,逐渐沉淀影响力。

  个人持续的直播活动,加上平台在内容策划、运营、推广等方面倾斜资源之后,你可能会逐步成长为一个知名的虚拟直播IP,商业变现的想象空间也就随之打开了。除了直播打赏,开发周边、代言广告、举办演唱会等都是可以尝试的商业变现路径。

  总结下来,虚拟直播行业主要涉及四个环节,分别是形象定制、内容生产、内容策划和运营,以及商业变现。不过,多位从业者在交流时也向36氪提到,如今,整个行业仍处于发展早期,很多环节尚在起步。

  比如,在形象定制与内容生产环节,魔珐科技创始人兼CEO柴金祥教授认为,国内的虚拟直播现在正经历从0到1的过程,直播相关的基础设施还没有准备好。“从软硬件的技术,到后台软件的管理系统,到直播需要的各类特效、场景、技能等,今天还没有一套规模化、高质量、高效率的虚拟直播系统,这也是今天我认为(行业存在的)最大的挑战。 ”

  魔珐科技是一家专注于虚拟数字人基础设施打造的人工智能公司,目前主要从事多种形式的虚拟内容制作,以及虚拟IP的孵化、打造和运营。团队此前获得红杉、晨兴等知名机构的投资。

  另外,在虚拟直播领域深耕多年的B站,对国内市场的观察结论是,虚拟直播的产业生态尚未完善。B站虚拟主播项目负责人亢亢告诉36氪,目前,包括创作者、制作、内容、技术、视觉呈现、衍生品、演出市场等产业发展所需要的各个环节,都非常缺乏经验,因此每个环节的工作者都在不停摸索前进。

  事实上,B站从去年开始就着手虚拟主播的孵化业务,与日本合作方共同出品了名为“VirtuaReal”的企划。到目前为止,B站已经孵化了40多位性格迥异、多才多艺的虚拟艺人,包括百大UP主虚拟歌手泠鸢、虚拟主播ruki、七海等代表人物。

  除了B站,很多互联网公司也都在布局这一赛道。今年以来,字节跳动ProjectV虚拟女团启动招募,腾讯虚拟歌手“艾灵”出道,B站和爱奇艺则都推出了虚拟艺人选秀活动,比如B站的《登乐V计划》和爱奇艺的《跨次元新星》。老牌直播平台YY、头部短视频平台抖音和快手,也都有相关策划。

  专门运营虚拟主播的DR公会负责人晴天向36氪分析,国内大部分的平台做虚拟艺人,其实是出于对未来的布局。

  她表示:“如果从运营者的角度去看(平台)的话,我们第一看流量,第二看流水,第三看未来。B站这几年默默崛起,关键是因为留住了年轻人。我们相信(虚拟艺人)可能会是一种未来的趋势,或许10年、20年之后会跟日本一样。”

  虚拟艺人的确是B站吸引年轻人的一个重要内容品类。这是因为虚拟艺人的人设更完美,更像是年轻人“理想中的自我”、精神层面的“偶像”。B站对日本市场的实际调研也发现,彩虹社的用户不一定是“二次元”属性非常强的动漫用户,他们的用户以初高中生、大学生为主,普遍是热衷互联网内容的年轻一代。

  虚拟直播的市场空间也足够大。柴金祥教授判断,国内虚拟直播至少是一个千亿的市场。他认为,虚拟直播将来会成为一种主要的内容形态,就像游戏、真人直播一样。如果之后伴随VR、AR、5G技术的成熟,它会变成一个更大的行业。并且虚拟直播行业在技术层面基本准备好,可能就在1-2年内。据36氪了解,魔珐科技目前已经在开发垂直机构(如MCN)甚至是个人可用的虚拟直播盒子了。

  机会摆在眼前。但能否顺利地孵化IP,进而进行商业变现,是决定虚拟直播这门生意能否长久的两个关键问题。

  在孵化虚拟IP方面,柴金祥教授提到,当下主要有两条路,一是直接为国内现有IP开发虚拟直播功能,比如电竞小说《全职高手》里的 “叶修”、腾讯游戏《穿越火线》里的“灵狐”等,这些IP本身就有更强的人设感和社交化能力,也就能尝试更多商业变现的方式,比如直播带货。

  第二条路是从0到1打造新的虚拟直播IP。公会或者MCN的逻辑是,签约100个有意愿的虚拟主播,然后筛选出表现好的继续培养。不过与公会不同,魔珐科技目前在尝试的方法是,与时尚、电商、娱乐、电竞等多个垂直行业的头部伙伴一起打造虚拟KOL,魔珐此前已经推出了原创虚拟KOL“翎Ling”。这��模式将魔珐科技的技术和产品能力,与合作伙伴的策划和运营能力相结合。

  商业变现是另一个大家尤其关心的问题。36氪了解到,部分MCN或公会的从业者当下的一个感受是,虚拟直播似乎还不太容易赚到钱。

  对于这一问题,B站虚拟直播项目负责人亢亢表示,国内的虚拟主播生态和C端消费市场还不是很成熟。但随着行业发展,尤其参照日本经验看,虚拟主播行业是有强劲商业空间的。虚拟主播有着主播和动画IP的双重属性,主播属性可以类比真人主播,动画IP的变现方式更是十分多元。

  B站目前也在积极尝试虚拟主播的多种变现方式。亢亢提到,B站现在比较成熟的变现路径主要是直播打赏,同时也在拓展周边衍生品、语音包、演唱会/见面会等多种渠道。未来随着国内虚拟偶像产业逐渐成熟,虚拟偶像商业演出、代言、IP授权等都是值得探索的商业路径。

  整体来看,虚拟直播行业的发展需要平台、内容制作方、内容运营方、技术公司等各方一起努力,最终推动虚拟主播的内容被越来越多的人了解、熟知并且认可。